那一个残肢断臂被残暴地扔进炉火,被潮汐中广大双母性的手

 www.845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6 20:01

我没有去过三沙

图片 1

但并不妨碍 我灵魂里一只结实 精致的贝壳

昨晚

此刻就停留在她柔软细白的沙滩上

风狂吹,夜微凉

小生命张开大大的惊喜

被潮汐中无数双母性的手

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不停爱抚 磨砺

在梦里

是的 在梦里

我看见第一个自己走在荒原

我曾无数次来到美丽的三沙

不同的身份 不同的收获

早已打湿他的双翼

拼接成了我心中完整而丰满的骄傲

譬如——

正在撕裂他的躯体

以沙子换取她海岸的漫长

那些残肢断臂被无情地扔进炉火

以海鸟领略她海域的广袤

熊熊火焰

以浪花展开她清澈的蔚蓝

瞬间将它们

以珊瑚堆积起她坚实的岛礁

化为一缕青烟

而我更多的是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

化作一团灰烬

沐浴着阳光 漫步椰林

此时

随一艘矫健的渔船

我像个看客般冷眼旁观

在三沙壮美的夕阳下归航晨曦中起锚

随他去吧,随他去吧

在北纬16.8度 划出地球上

失去了灵魂和梦想的皮囊

最醒目 坚韧的白色航线

活着也是行尸走肉,千篇一律

打捞起属于炎黄子孙的丰富的宝藏

我又何必惋惜

船舷上伟大的汉字 也在浪花中越洗越亮

我又何须在意

其实 我这些梦并不虚妄飘渺

在梦里

当梦里的涛声远去

我跟着第二个自己来到大漠

内陆的晨光照进我庸常的生活

只见黄沙滚滚,狼烟四起

案头精致的木雕船舵

原来,他是一位征战沙场的将军

水塘里一圈圈扩散的涟漪

战场上

菜市场弥漫着浓厚的海腥味以及不停在

他身先士卒,奋勇杀敌

水箱里扑腾 游荡的鱼蟹

军营中

都让遥远的三沙显得无比具体 生动 贴近

他体恤下属,奉公守纪

翻开地图 南中国海那片广阔的蔚蓝

那天晚上我悄悄问他

会让我的呼吸变得悠长纯净和安逸

你难道就不怕死吗?

也会转化为孩子眼睛里更为深邃的部分

他只是微微一笑

我们用手指 一个一个

而后从容不迫的答道

清点那些细小 珍贵的国土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永兴岛 七连屿 永暑礁 钓鱼岛

大丈夫此生若能御强敌于国门之外

它们像一个个忠诚的战士

救民族于危难之中

在海水深处手拉手 守卫着祖国的南疆

纵使血溅疆场,马革裹尸,那又何妨

我翻阅《水路簿》 给孩子讲郑和的故事

好一个精忠报国

来到城外 看洛河水一路欢腾着加入黄河

好一个战死沙场

然后不知疲倦地向着大海飞奔

临走时,我送了他一首诗

我们放开精心折叠的纸船

大漠狼烟起,

铁血染疆场。

保国卫家乡,

男儿当自强。

满载的中国梦就一路前行

在梦里

向东 向北 向南 一直向着前方

我晃晃悠悠来到第三个自己的家中

终将叩亮世界上

此时的他,已年过古稀

无数个祥和的早晨

他说,这就是我七十年后的样子

那一刻,我竟沉默不语

临走前

他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到

孩子,趁年轻,

去吧

勇敢地去吧

去做你想做的事

去见你想见的人

蓝天会给你勇气

太阳会为你照亮前路

大地愿意做你坚实的臂膀

去吧

勇敢地去吧

如浪花般勇立潮头

像雄鹰般搏击长空

宁可伫立于群峰之中

也不要安于莽原之上

呜呼,此等良言

何其掷地有声

何其激情澎拜

鸡叫了

天明了

梦醒了

他们走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他不仅在打仗和内政上面很有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