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让宝玉,毕竟林黛玉还没嫁给贾宝玉

 www.845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16:29

问:贾宝玉第一次见到林黛玉时为什么装出没看见的样子?

图片 1

图片 2

第二十三回,也就是宝黛葬花之后,有一个小细节,颇费思量。原文如下:

任何关系中都有自身的平衡存在,贾母极宠溺宝玉,而宝玉所需要付出的回报就是在贾母面前做知礼、听话的孩子。

二人便收拾落花,正才掩埋妥协,只见袭人走来,说道:“那里没找到,摸在这里来。那边大老爷身上不好,姑娘们都过去请安,老太太叫打发你去呢。快回去换衣裳去罢。”宝玉听了,忙拿了书,别了黛玉,同袭人回房换衣不提。

贾宝玉从庙里还愿回来,明知家里来了新面孔,但是第一是需要向贾母请安。贾宝玉向贾母请安之后,贾母让宝玉“去见过你娘再来”,宝玉依命而行,先去见母亲王夫人了。

贾赦生病了,贾宝玉和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都要去请安看视,从后文来看,贾琏也去了,贾环贾兰也去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虽然没写,贾珍贾蓉也是要去的。但是,贾母唯独没让林黛玉去,这是为什么呢?我想:

对于家里的新面孔黛玉,在贾母未正式介绍之前,宝玉要做的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也就是俗话说的:随便盯着别人的脸看,不随便开口对不该说话的人乱讲话,这才是规矩。

第一,按照礼数规矩,林黛玉是外戚,不是贾家人,我们看去的,都是贾氏子孙。

直到宝玉向母亲王夫人问安回来,贾母让宝玉过来“见过你林妹妹”的时候,宝玉才好真正正视黛玉了。

第二,贾母在人前,也就是在亲戚面前,尤其是薛家面前,总是把林黛玉当成自家人,这个我多有论述。但是在内里,还是有区分的,她再爱林黛玉,再想把林黛玉嫁给贾宝玉,也知道内外有别,对外,可以给林黛玉的未来身份定个调儿,但是对内,还是要讲礼数的,毕竟林黛玉还没嫁给贾宝玉。

封建大家族的礼仪,与现代小家庭生活和社交方式是有所区别的。

从第二十四回写贾宝玉去探视贾赦,曹雪芹详写其间的礼数,所谓:

宝玉不是第一次看到黛玉时“装着看不见”,而是第一次看见黛玉时,贾母命他去母亲处请过安再回来,他便依言而行了。等到宝玉再回来时,贾母还说宝玉“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批评他在礼仪上不符合规范呢!

见了贾赦,不过是偶感些风寒,先述了贾母问的话,然后自己请了安。贾赦先站起来回了贾母话,次后便唤人来:“带哥儿进去太太屋里坐着。”宝玉退出,来至后面,进入上房。邢夫人见了他来,先倒站了起来,请过贾母安,宝玉方请安。

谢谢邀请!

这样的写礼数,其意,不止在于写贾府这样人家的规矩,而且是在告诉我们贾母不让林黛玉去给贾赦请安的真正原因,这是不合礼数的,说白了,也没这个必要。

当贾宝玉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他第一个拜见贾母。如果你认真去关注细节,你就会发现,这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场景?从外面进来的宝玉他是独自一人,而且形象璀璨夺目。再加上前面已有丫鬟传说“宝玉来了。”那么,那一刻屋子里的人,大概会把所有目光的焦点都聚焦到门口看宝玉,这里面的人当然也包括黛玉。

第三,从贾宝玉去请安的过程来看,其实很繁琐很累人的,这样事情,深知黛玉的贾母知道,黛玉也是不喜欢的,而且也怕累着黛玉,甚至可能担心黛玉被传染什么的,还记得花袭人和史湘云说过的话吗?贾母不仅不让林黛玉做针线,就是不做针线,还怕累着林黛玉呢。所以这种事情,贾母不让黛玉去,不仅于理,而且于情,都是说得通的。

反过来,站在贾宝玉的角度,他进了屋子来,目光第一个应该扫向哪里?自然是那个通常都歪在榻上的贾母,然后向老祖宗请安。这是规矩。他不可能进来不先见过贾母就到处瞄两眼,他的目光集中在贾母的位置,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聚光效应。紧接着贾母就让他去给王夫人请安了。他当然更不会四下里眼睛到处乱看了。

第四,而且,薛家现住在贾府呢。如果林黛玉去了,薛家的薛蟠和薛宝钗去不去呢?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一点小事闹大吗?所以,不让林黛玉去,薛家也就不用去了。这也是合乎礼数的。贾母再怎么袒护黛玉,这种事情也不用让薛家难堪的。

等到宝玉见过王夫人再回来,便有了足够的时间的场景来铺排宝黛初见之镜头。这也是作者写作的高明之处。如果将宝黛初见写在前,然后再写让他去拜见王夫人,一来乱了规矩,节奏也把握不好。

贾母如此周详的考量,其实聪慧如黛玉者,也未必能够完全明白。所以,此后黛玉的反应,是这样的:

宝黛初见是书中的一场重头戏,意味着贾宝玉和林黛玉前面断了的前缘又续上了,所以作者得好好交待。自然,越是隆重越需要经过铺垫,才更吸引人注目。不是宝玉装作没看见,他是看见了,是作者没有让他们立即相认,为俩人后面的相认打下了伏笔。

这里林黛玉见宝玉去了,又听见众姊妹也不在房,自己闷闷的。

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并转发分享!

林黛玉初入荣国府,第一时间并没见到贾宝玉。作者用其他人不断出场来慢慢烘托贾宝玉的出场。贾母、邢王二夫人、三春、王熙凤、最后是宝玉,可谓极高明写法。贾宝玉最后万众瞩目中出场,第一时间并没有和林黛玉厮见,而是拜见了贾母王夫人后换了衣服再和林黛玉见面,之所以会如此,原因有三个。

【一】

贾雨村说贾家:这样诗礼之家,岂有不善教育之理?别门不知,只说这宁、荣二宅,是最教子有方的。

贾家教子有方估计没人相信,但事实上贾家的规矩特别严格,即便荒唐如贾珍、贾琏、贾蓉,在长辈面前都大气不敢喘。贾宝玉被评为:读行为偏僻性乖张,哪管世人诽谤……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可贾宝玉在礼数上还是不错乱的。

贾宝玉白天去庙里替父亲还愿,回来后第一时间拜见贾母,贾母吩咐“去见了你母亲再来”,贾宝玉转身而去,再回来已经换好了家常衣服。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

这一段描写,全程铺垫渲染的都是贾宝玉作为贾家子弟所受的规矩教育,一丝不乱,全然世家子弟标榜的规矩。估计林黛玉作为江南书香世家出身都挑不出来毛病。可这事细想就有点奇怪。因为贾宝玉在父亲外人面前有礼有节,但在贾母王夫人面前绝不是这样的人。

【二】

贾宝玉从小跟着贾母长大,在贾母面前从来不守礼节,虽然同样早请示晚问候,却绝非目不斜视。贾母身边坐着林黛玉那么个精致的小美人,贾宝玉怎么可能看不见?林黛玉一早要来,路上走了个把月,贾母得到消息早早等着,贾宝玉没理由不知道。

林黛玉要来,贾宝玉一定早都关注。小孩子对家里来客人特别敏感,何况还是个妹妹,贾宝玉更会关注。他还愿回来姗姗来迟,还在林黛玉面前视而不见。明明林黛玉一见他已经大吃一惊:“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贾宝玉无视林黛玉,显然有意为之。

贾宝玉的心态很好理解,如何给神仙一般的林妹妹最深刻印象?自然是不按套路出牌。贾宝玉越对林黛玉视而不见,越装模作样遵守礼仪,就越会引起林黛玉注意。他一定常听贾母和他念叨,姑丈是江南书香世家,科举探花郎,家里规矩大。贾宝玉对此印象深刻,所以世家礼仪一丝不乱主要就是为了吸引林黛玉。

【三】

贾宝玉一听贾母说:“快来见过你妹妹”马上原形毕露。“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之前装模作样一番后,马上忍不住蹭到林黛玉面前,又给林黛玉取名号,又问林黛玉有没有玉。林黛玉傻乎乎的实话实说:

“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贾宝玉若是活在现在一定是情话冠军,经过他一番做作的表演,先对林黛玉视而不见,依礼依矩博得林黛玉好感,再捧了林黛玉“神仙一般的妹妹”,又给林黛玉取了名号“颦颦”拉近关系,最后当面砸玉…林黛玉经过这一番又惊又吓得折腾,保准一辈子都记得与贾宝玉的初见。而贾宝玉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

有人说贾宝玉小小年纪不可能如此,但别忘了王夫人说贾宝玉是“混世魔王”,袭人也说“比这更奇怪的笑话还有呢”,可知以贾宝玉这熊孩子的淘气胡闹完全做的出来。以结果论,贾宝玉一回来不马上与林黛玉厮见的行为非常成功,也令林黛玉终身难忘!而这就是贾宝玉要的效果!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林黛玉进了贾府,舅母王夫人先提醒她不要惹贾宝玉。她听说宝玉从外面回来了,发现他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着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黛玉看得仔细,便大吃一惊: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

那么,宝玉见到黛玉了吗?我以为没注意到,他进门第一件事要向贾母问安。你看,书中除了写宝玉问安,未写他其余神态。也许,他进门心想就是先向奶奶问安,所以首先直奔奶奶。这时自然不会注意到黛玉。如果注意到了,向贾母问安后,依他性孑一定会打量黛玉几眼。他可能注意到有个女孩,但急于向贾母问安就没仔细打量是谁。问安之后又急于换衣,所以也没关心林黛玉这个人。

当贾宝玉换衣后,黛玉因有见过之感,更是认真打量他:已换了冠带,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角,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戴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下面半露松花撒花梭裤腿,锦也弹墨袜,厚底大红鞋。

宝玉换装仍直奔贾母。这时,贾母提醒他外客未见,就脱了衣裳,还不去见你妹妹。

宝玉一定提前就知道黛玉要来,但那时没印象,只知道是林姑妈之女。贾府正兴旺之时,客人来往是常事,所以宝玉未必关心家里来客。现在贾母提醒,他估计是林姑妈之女,忙给黛玉作辑。坐下才细看黛玉:两弯似蹙非戚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生态两面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玉见了黛玉,笑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贾母嗔他胡说,他又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有何不可?

两人相见都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亲切。如宝玉先进门注意到了,能不仔细打量黛王,岂能等到贾母提醒?所以,题主说他故意忽视黛玉是不准确的。

宝玉对女孩有种特殊的感情,真正的怜香惜玉,把她们看成花,香气怡人,比作水,清纯闪耀着珍珠般的波光熠熠生辉。家里突然来个天仙似的妹妹当然是很敏感的,和贾母坐在一起,给贾母拜礼之时,不管是眼睛正光还是余光都可以察觉到黛玉的存在,为什么没有一见面就狂喜招呼是有一定道理的。

首先和礼数有关 宝玉再怎么淘气也不敢违背了家庭教育和社会有一整套的严格礼数的约束。见皇帝有见皇帝的套路和程序,自然见长辈也有这样的礼数,出行的辞别,回家的见面长幼的先后,辈分的先后,会客的程序,以及端茶倒水都是有一整套相当严格的套路,把礼仪之邦做到了极致,甚至过分。

我们看林妹妹进贾府拜见的次序就知道个大概了,先是贾母然后是邢夫人和王夫人,李纨大嫂,三姐妹。王熙凤是来迟了,还有就是大舅二舅不在场,如果在的话,排序应该是这样的,贾母,大舅,二舅,大舅妈邢夫人,二舅妈王夫人,王熙凤,李纨,三姐妹。宝玉回家首先见的必须是贾母再见妈妈。

给妈妈请了安才轮得上见客,还有坐次也是很讲究的,黛玉一来就坐在贾母的身边没有另外安排应该坐位也看得出贾母对黛玉的喜爱,王夫人和邢夫人分左右坐在贾母的两旁,三姐妹坐在两位夫人的下面都是有一定之规的。所以即使宝玉看到了黛玉也必须按照礼数的先后轻重缓急来行事,不可乱了章法。

第二要给黛玉留下很好的第一印象 我们说宝玉是按照程序先拜见贾母然后去拜见妈妈最后才能见拜见客人是必须的,那么拜见贾母之时看到或者感觉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妹妹在贾母身边,为什么就不能看上一眼甚至几眼,如果是那样的话,会给黛玉留下非常不好的第一印象,会感觉你不那么象个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的行为应该是目不斜视,给贾母拜礼眼睛是一定看着贾母,拜完就立刻去做下一个程序转身去见妈妈,如果你给贾母拜礼的时候或者拜完之后用眼睛去看贾母身边的黛玉,对贾母是多有不尊,不象一个知书达理,孝子贤孙的做法,也不象个君子坦荡荡的做法,在正式场合偷看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也是一个不光明磊落的行为,尤其是偷看美丽的女子更是如此。论语是那个时代的必修课,里面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宝玉当然是谨记在心的。没有把女子介绍给你之前看一眼就是非礼,这里的非礼和现在的非礼是有区别的,这里的非礼就是没有礼貌没有家教没有教养的意思。

宝钗给薛科介绍黛玉的时候,黛玉和薛科之间几乎都是不正视的,相互作揖行礼就结束了,再继续介绍下一位,按照当时的礼仪还是允许相互看一眼的,但不能超过一两秒钟,超过了就有非礼的嫌疑了。落座了看一眼两眼都是可以的。宝玉的行为给黛玉就留下了有教养懂礼貌乖孩子非常好的第一印象,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关键的,一见钟情不就是第一印象产生的奇效吗。

第三良好的心理素质 要是宝玉真想看看黛玉也是可以做得到的,他可以找一些借口多待在贾母身边,问一些关心老太太的话,多聊几句也可以有机会看黛玉一眼,但是他没有,他这样做即是对贾母的尊重也是对黛玉的尊重,而宝玉和贾珍贾琏贾蓉之流最大的区别就是对女孩子的敬重,喜欢她们是纯情的,发自内心的,没有对她们有任何玷污的非分之想,她们就是自己的朋友亲人和姊妹,手足之情。

他不是装出看不见黛玉,而是一种受过良好教育的本能表现,有一种和宝钗一样在礼仪礼节方面受过非常正统训练下的非礼勿视良好的心理素质。他也许也想到了林妹妹到贾府来是常驻,不是打游击,早晚都是要见的又何必急于一时,按理在家里见自己的妹妹看一两眼也不是很无礼的行为。

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能控制自己想看林妹妹的急迫心情也是一种有很好的心理素质的表现。让随性的宝玉做到的确很难。在外形给黛玉留下很惊讶的感叹时,内在的素质又给林妹妹留下非常不错的印象,所以后来把黛玉介绍给宝玉时,林妹妹着实的看了宝玉许久这就非同寻常了。

已经不是非礼的问题了,是产生了和一见钟情几乎相同的效果。是想要看穿宝玉的心灵深处所有秘密的一种黛玉独有的X光照。也是对这个与众不同的混世魔王有了深深的好奇和急切想探秘的冲动。这种好奇和冲动是基于对他这位表哥的一种莫名的喜欢之上的,这种喜欢不是一般兄弟姐妹的喜欢,是有情人的喜欢,也许宝玉还没有意识到,但林妹妹已经清醒的意识到了,他就是自己的白马王子。

谢谢大家。

他不是装,这是家族礼仪要求。老太太说了,先去拜见长辈才紧要;老太太还说了,还没见过远客就先脱了外套,不合规矩!

应该说,林黛玉下意识里,还是有些不爽的,只是外婆的安排,她不好说什么而已。这可以算作林黛玉误解贾母给薛宝钗做生日之外,对于贾母的另一次小小的误解吧。唉,林妹妹,外婆的难处,你不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