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先生的农场生活,孩子不是为了成为优秀的大人而存在

 www.8455.com文学文章     |      2019-12-01 12:37

近十年,中国社会的家长们都渐渐觉醒了教育观念,“好好读书,将来你才能找到好工作!”这种话已经很少听到。

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是尤其理想的“第一口奶”。他善用最简单的语言,包含最深遥的旨意。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语言简单、容易阅读,但通读下来会发现其内容包罗万象、意蕴丰富深远,值得反复品味。

这要先想明白,什么才是孩子的本真。

通过阅读,孩子们顺着简单、幽默的语言铺就的甬道,走入了一个旨意深遥、包罗万象的动物世界;在阅读故事、感受快乐的过程中,他们也能够浅尝社会与人性的复杂。朱奎曾说:每个人都应该读童话,不光是孩子。可见他进行童话创作的时候,内心面对的读者不止是孩子。他的动物童话系列充满隐喻,几乎是一部儿童版的《动物庄园》,即使是成人来读,也禁得住一想再想,耐得住长达一生甚至跨越世代的温故知新。

寻 找 作 者

在故事中,朱奎经常幽默地根据情节化用一些固定词语,如不要“猪”脸、侵犯“鹅”权、公正自有“猪”心在、无事不登“猪圈”、惊“森林”泣“树神”等等。这些令人捧腹的文字游戏,会激发起孩子们对文字的兴趣,引领孩子们开启活用汉字和词语的想象力。

人们渐渐想起:孩子我希望你好好读书,是希望你做个有文化、有教养的人,不是为了找个好工作。

在朱奎动物童话系列中,处处都柔软地包藏着朱奎先生对儿童的一颗真心。

童真的童话,能到哪里寻找?

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尤其适合做儿童接触文学的“第一口奶”,也在于他对儿童宽容的不说教的态度。

这其实就是“儿童本位”观念的崛起。

在这三个部分中,朱奎依托动物形象分别再现了人类的集体生活、个体生活和家庭生活,逐渐复杂的社会生活则贯穿始终。如果将这三个部分连缀起来,便是一个由溪入川,再由川入海式的流动变化的过程,也是一个前后接续、有所发展的童话整体。

这就是孩子的思维,是真正的孩子的童真。他们不懂事,思维简单直接,但有自己最本真的纯善,犯了错也想偿还,最后即使弄得一团糟,也不意味着淘气,就只是孩子的表现。

诚然,朱奎的童话,是当代中国儿童文学的重要收获。他的动物童话系列,为中国童话的动物形象画廊中,添列了约克先生、温任先生这一对闪亮的双星。在不久的将来,温任先生必将会成为大熊猫的全球形象代言;有儿童的地方,也必将活跃着朱奎和约克先生的身影。

事实上,三十年前,朱奎就是个很有名的作家了。

约克先生的农场生活,是朱奎动物童话系列的起点,描绘的是动物们的集体生活。农场是约克先生和小伙伴们共同的家。在这里,他们朝夕相伴,为农场奉献着各自的劳动与成果。除了自私自利的看家鹅索普夫妇外,小伙伴们都互敬互爱、珍惜并维护着纯洁的友谊。在约克先生的主持下,他们一起抵御野兽的侵袭,共同面对困难和问题,守护着农场,也守护着真善美的心灵。

于是会突然发现,探究一个作者的内心,对阅读其作品而言何其要紧,他的内心、他的三观,都会通过文字一点点渗透进他的书里,给孩子阅读的时候,在孩子心里埋下种子。

在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中,充满了富有人情味的情感范例。

比如,你让一个小孩子,把心爱的玩具送给别的小朋友,他当然不愿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遇到上纲上线的家长,恐怕就要开始训诫了:你要乐意和人分享呀,这是美德!

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由“约克先生”系列和“大熊猫温任先生”系列组成。根据人物及故事背景的不同,又可以视作三个部分:约克先生的农场生活、约克先生的森林生活和大熊猫温任一家的森林生活。

“我们的世界,需要他的书”

发生在个体动物之间的救援在每个系列中都多次出现。比如约克先生曾让小麻雀喳喳躲在自己的耳朵下,逃过鹰的追捕;曾从狼的口中救下羊咩咩,甚至勇敢地咬断了狼的尾巴;曾从黄鼠狼的口中救下母鸡咯咯哒,自己却被黄鼠狼的臭腺熏“死”;还从水塘中救了会游泳的索普太太……这些救援都是出于约克先生心中的爱,他是毫无差别心,且不求任何回报的。动物们群策群力,集体大营救的场景也是反复出现,体现着动物之间的深厚情谊,也是人间大爱的缩影。

有的时候,有的作品,由于作者自己曾经受挫,便将晦暗情绪过度地带入文字里,孩子们读了,难免心生负面情绪,小小的孩子还未见过世界,心里也盛不下太多东西,便已受到来自成人的负面信息的影响。

此外,朱奎还通过描写动物生活的日常场景,来凸显他们之间的爱。约克先生和他的农场小伙伴们从不吝啬表达内心的情感,总是用礼物表达感谢、关心、道歉和庆贺;约克先生与他的森林朋友们之间有着非常纯美的友谊,他们乐于分享食物、分享快乐,并愿意设身处地为朋友着想,真心实意地帮助朋友;大熊猫温任一家和森林鸟兽们,则喜欢用集体活动来表达情谊。在人际关系趋于异化疏离的当今社会中,这些日常生活场景尤其具有现实意义和温暖人心的力量。

就像我最近看了一本童话故事,里面写一只猪,主人将土豆埋了,不给猪吃。当然主人是为了种出新的土豆,哪个大人都会明白。但猪不明白,它觉得很委屈,不明白主人为什么宁肯把土豆扔到土里,也不给自己吃。于是猪把土豆刨出来,吃了。后来它明白了真相,知道自己错怪了主人,便想把自己埋到土里,这样就能种出新的土豆赔偿主人。它的朋友麻雀说:你种不出土豆,你只能种出小猪……

朱奎的童话创作走得很远,但是在动物童话系列中,他回到了“凡间”。年过甲子的他,甘愿重新回到人生的起跑线,通过讲述融汇自己毕生经验的故事,去陪孩子们一起面对那些人类永恒需要面对的主题:善恶、爱憎、离别、生存与死亡,并在其中追寻着永恒的人生真谛。我想,正是因为这份永恒性,使得朱奎的童话历久弥新。

前文提到的一只猪将自己埋到土里企图种出土豆的故事,就是作家朱奎的作品。在这一系列童话故事里,都是以这种童真和童趣为基调。

所有的童话都承载着教育功能,但不同的作者所持的儿童教育观念却千差万别。时下,有些童话家一味致力于揭示、矫正当下的儿童问题和教育时弊,却因过于心急、功利,抑或是童心不足、学养不够,最终将自己的作品也变成了时弊的一部分。相比之下,朱奎的不说教,体现了他对孩子们极大的耐心和尊重。他选择首先将故事讲好,只要故事讲好了,孩子们在体味快乐的过程中便潜移默化地吸收了作者传递的光与热。孩子们是有独立思考、主动学习的能力的,童话家只需助长这种能力就可以了。朱奎对这一点认识得极深,他尊重孩子们的能动性,绝不以过来人的身份去耳提面命、拔苗助长。他尊重孩子们的成长空间,绝不做施肥、撒药、催熟之类的傻事。他放手将引导儿童的任务交给了笔下鲜活的动物形象,而自己,则远远地站在自己建立的动物王国背后。这着实是一种长远而卓越的儿童教育观念,体现了作者宽阔的胸怀和成熟大气的童话观,也展现了朱奎游历中西、学贯古今的人生厚度和底蕴。

“孩子不是为了成为优秀的大人而存在”

朱奎在讲故事的过程中,还科普了一些动物习性和动物常识。母鸡冬天是不孵蛋的;狼掠走动物时,会一边咬住动物的耳朵,一边甩尾巴抽打动物的屁股;熊猫身量巨大,但其幼崽却只有十厘米长,这可是连温任夫妻都不知道的小常识呢,不然他们也不会为即将诞生的孩子买最大号的童车了!

这样干净的故事,是孩子应该去阅读和了解的。只有干净的土壤,才能滋润出干净的心灵。

“在中国文学界,没有谁的童话能像朱奎先生的童话这样能打动人心,经久不衰,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人遗忘。”

这样的人物,写出真正孩子的模样,不只是帮助孩子了解自己,给孩子一片阅读净土,也能让大人看到孩子的心声和思维方式,让不同的心灵以亲情以外的理智形式真切交流。

在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中,善恶有报的古老定律常存。

可朱奎不觉得,他从不这样觉得“猪”是贬义。他不歧视任何物种,这种不歧视,不是理智地判断,而是本心的容量,他就是心底真真切切地从没觉得猪有什么不好。他为小读者们塑造了约克先生这样一只猪,为世界童话贡献了“约克先生”系列,也大大方方地以此为荣、以此为名。

翻开文学史,似乎鲜见儿童文学作家的名字,也许在传统的文学观念中,他们的创作并不算是严肃意义上的文学。然而,在文学史中屈居侧位这一现实,并不能掩盖儿童文学对于人类的重要意义。儿童文学是人类接触文学并通过文学作品构建价值观时喝的“第一口奶”。可以说,儿童文学的面貌与品格,能够决定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面貌与品格。

与朱奎老师本人相处,会让人很容易想起他的女儿朱诺对他的描述:在我所有认识的人当中,他是最单纯的。虽然已经六十出头了,却单纯得跟个孩子一样。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是乐观的,有时甚至乐观得没有边。他只相信世界上好的一面。他的心特别大,能装下全世界。他尊敬所有他碰到的人。他不感觉自己是特别的,或者比别人强,他只感觉他走运,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所有。

稍微了解朱奎的生平便可知道,他的责任心源于他对当今社会的思索,对人类总体命运的关心,以及他丰富的人生经验和跨越中外的全球视野——他吃的是世界级的、古今中外的“草”,当然能够“酿”出优质的“第一口奶”。

www.8455.com 1

在农场里,除了约克先生和他勤劳友善的朋友们之外,还有一对傲慢、善妒、难缠的看家鹅索普夫妻。他们毫不关心集体生活,经常为了个人得失牺牲同伴利益,还热衷玩弄一些栽赃、诱骗的小把戏,是农场里唯一不和谐的声音。最终,索普夫妻难逃被主人卖掉的命运。在温任先生的森林中,獾子瞎瞎受到大灰狼皮的胁迫,在温任先生家附近挖陷阱,不料暴雨从陷阱灌入了獾子瞎瞎的地下王国,獾子家族四处逃窜。朱奎用简单有趣的因果故事,来激发孩子们的同情心和正义感,引导他们树立简单的是非善恶观念。

—————

“大熊猫温任先生”系列,则是“约克先生”系列的延伸和发展,主要描绘了温任先生的家庭生活及其背后复杂的社会生活,如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所说,是约克先生系列的“升级版”。温任先生的人物设定与约克先生不同,不是快乐的单身汉,而是肩负责任的一家之主。朱奎从温任夫妇准备迎接即将诞生的宝宝写起,故事跨越四卷,直至宝宝长大、与森林鸟兽一起完成了一次胜利的营救。在这个系列中,森林社会不但有了自己的货币“森林币”、辞典“森林动物辞典”、日历“森林王国历法”,而且还有了动物法庭、动物医院、动物邮局甚至动物福利院。动物们的关系也较之前更为复杂,竟然有了利益链条和派系。

心甘情愿的分享自然是一种美德,但如果将孩子本真的情感硬生生逼成美德,未必是一件好事。

他笔下的动物们将“您好”“谢谢”“对不起”等礼貌用语常挂嘴边,并互用“太太”“先生”等敬称,前面还礼貌地缀以“尊敬的”“亲爱的”等。简单的语言形式往往最具有传播性,容易帮助孩子们建立起良好的语言习惯和社会交往礼仪。

首先,童话,是由作家创作的。

约克先生的森林生活,是对农场生活的补充,描绘的是动物们的个体生活和他们在森林社会中的交往。本系列中,约克先生有了自己的森林小屋,他寻觅食物,养花种草,还有了和童话爸爸朱奎一样的文物收藏的爱好;乐于社交的约克先生结交了小熊黑黑、兔子长耳朵等小伙伴,他们分享食物、分享快乐、分担忧愁,一起逃离猎人的陷阱和老狼灰灰的骗局。

他的《约克先生全传》作为本土原创童话经典,长期入选国内小学儿童必读书目。也有8册童话已翻译成德文、意大利文,在德国、奥地利、瑞士及意大利出版。

朱奎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儿童文学作家,他不仅用最简单的语言包含最深遥的旨意,还用生动有趣的故事情节,帮助儿童树立简单的是非善恶观念、积极向上的情感观念和个人价值观念,以填补儿童价值和观念的真空。

那只猪叫约克先生,是故事的主人公。这一系列童话,叫“约克先生”系列。亮点是,作者还把这只猪的名字贯到了自己头上,管自己也叫约克先生,说是笔名。

www.8455.com,在朱奎的动物童话系列中,找不到模范式的完美形象。

敬 待 童 真

我们的主角约克先生,贪吃贪睡,头脑简单爱上当,甚至不明白“死”是什么,多次喊着“猪总是要死的”去送死,但在同伴们的心目中,他却是个聪明勇敢的大英雄,不仅主持着农场的公道,而且多次解救同伴于危急时刻;奶羊咩咩非常胆小,面对偷袭的狼连呼吸都不敢,更别说呼救了,但她善良实干,像朱奎为孩子们贡献童话那般勤劳地为农场贡献着丰富的奶源;小麻雀喳喳倒是勇敢又热心,可是它那么小,什么都挽救不了,每次只能气愤地在敌人的脑门上拉一泡鸟屎,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她也逐渐学会了为小伙伴们通风报信儿的本领;温任先生的记忆力非常不好,出了趟门就找不到家了,只好每天出门前都在门口做记号,连儿子的名字都记不住的他,总是管“黑黑白白”叫“黑天白日”,但这些都不影响他推己及人的大爱。虽然,每一个动物都有各自的缺点或身体的局限,但是朱奎没有刻意纠正这些缺点,也没有嫌恶这些局限,反而凸显了动物各自的价值。不完美并不掩盖这些动物们的纯洁与善良。而且,也正是因为不完美,他们才能成为一个完美协作的团队,多次通过默契的配合共度难关、共退大敌。这也体现了朱奎对儿童宽容的教育观念:不完美是被允许的,要接纳自己的缺点或缺陷,但是要善良、友爱,要追寻和确立自己的价值,在集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承担一份责任。

我们尊重孩子的童年,敬待孩子的童真,不将他看做必须成长为优秀大人的雏苗。

此外,在动物王国中,大家都珍视彼此之间的感情。当关系发生裂痕和误解的时候,大家都愿意主动去弥补、和解,认真地解释、大方地道歉。对于以不善于表达情感著称的国人来说,这也是一种刷新式的教育与鼓励。朱奎意在通过真挚感人的情感范例,来帮助孩子们树立积极向上的情感观念。

朱 奎 回 归

国际安徒生大奖获得者曹文轩先生曾说:

那在孩子的童年,我们究竟该给孩子看什么样的书?为孩子创造什么样的阅读导向?

就有这样一位作家,一直在创作童真。当今时代的人们大多已经不记得他,他活跃于三十年前那一代人的记忆里,而他的文字存在于任何一个时代。

由于儿童文学的作者是成年人,受众却是小孩子,这就决定了儿童文学的价值尺度、文学趣味等等,都取决于作者的内心。

我们知道,一个作者,写到最后必然写出自己的内心,也只能写出自己的内心。就像相由心生,人们心里有什么,写出来的自然就是什么。经历苦难的作者,必将写出苦难。平淡低靡的作者,必然写出低靡。

因为在人们的惯常意识里,将一个人和猪联系在一起,通常没什么好意思,未必恶意,也至少有戏谑的成分在内。

孩子的童年,不该被当做“必须成长为大人”的阶段,童年是一个独立的阶段,不是为了成为优秀的大人而存在,孩子在童年阶段就是孩子。

—————

这是有多心大……

“童真的童话,需要童真的作者”

如果不了解这些背后的东西,不了解一个作家本人,我们怎么能将他写的书,放心地、完全放心地,交到孩子手上?

“孩子的童年,需要真正的童真”